classfront_5.jpg 新成2.jpg

八月一日,和三個姊姊們夥同老媽、三位姪女、兩小侄孫,四代同堂開著兩部車,前往思思念念的孩提出生地,我們小時後住的地方,遺留著童年成長足跡的新伯公成功國小新成分校。喔!不,現在是新成國小啦!

其實我對新伯公的印象是很模糊的,因為上小學時,就舉家搬到台中,此後三、四十年未曾回去過。倒是姊姊和老哥們都是在那兒念小學,直到上高中才離開的,所以新伯公的感情比我濃烈的多。

 

民國四、五十年代,全家隨著任職台電老爸的工程,搬遷至東勢鎮新伯公。由於當時台電正在谷關興建水力發電廠,很多員工舉家落腳在新伯公,為了員工子弟就學的方便與安全,便在社區裡設置了成功新成分校,本來只有一到四年級各一班,五六年級以後的學生就必須走比較遠的路到成功國小本校就讀,後來在大哥唸書的時候,才又增設了五、六年級兩班,所以全部校舍只有六間木造教室和一間辦公室,以及一片好大的綠草地操場,不過若有重大活動,像運動會、校慶、畢業典禮等,分校的學生還是要走上四、五十分鐘的路到校本部去參加。而我們的家與學校只有一馬路之隔,我家大門就正對著低年級的教室,也就是我的教室,所以下課的時候,偶而還可以溜回家喝個水、上個廁所。而接近中午時,從教室裡看見家裡的煙囪開始冒煙,就開始幻想著老媽今天會煮什麼樣的好菜,肚子也開始嘰哩咕嚕叫起來,偏偏老師就會在這個時候要我回答問題,有時因閃神不知所云,就會引來同學調侃,哄堂大笑。回到家,老媽馬上就會詢問剛剛發生了什事,全班笑得那麼開心,我只好呼巄蒙過,以免換來一頓責備。

 

新伯公的台電員工宿舍都是日式的木造屋,我們住的房子類似現在的雙倂式二層樓房,有寬敞的前、後院,我家的前院圍著竹籬笆,上面攀爬著芙桑和牽牛花,籬笆下則種著一整排的茉莉花,一到花開季節,整個院子就瀰漫著一股清郁的茉莉花香;還有一棵高大的枇杷樹,每年果子成熟時,在沒有母親令下是不能隨意摘採的,但是在那物質缺乏的年代,看見黃澄澄的果子在樹上隨風搖晃,總是忍不住嘴饞的誘惑,常趁母親不在家的時候,和小弟偷偷的從二樓窗戶爬上一樓的屋瓦,摘下垂躺在瓦片上的枇杷,總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,然而往往不出半餉時間,母親的竹筍就會加諸在我們的身上,對於老媽這麼快就知道我們做了壞事一直讓我百思不解,後來才發現原來是樓梯間的黑腳印露了餡。除了枇杷樹也有一個小小的葡萄園,雖然我們很喜歡在葡萄架下遊戲乘涼,欣賞著一串串結實纍纍隨風擺動的光彩,細數著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綠珠子,數著數著就發現一隻約五公分長,長得肥吱吱的綠怪物正抬著頭,扇動著兩根觸鬚,瞪著你看,頓時全身起雞皮疙瘩,驚聲尖叫的跑進屋裡。說時遲,那時快,只見老哥撿起一跟樹枝,一下把蟲挑到地上,一腳踩的稀爛。

 

我們的後院更豐富,除了種有一棵荔枝樹、龍眼樹、芭樂、石榴、橘子樹外,還有兩株百香果、數十根甘蔗、兩三畦的菜園…..,對了還養了一群火雞、五六隻鵝與鴨。每當傍晚時分,老媽就吆喝幾位兄姊到園子裡抓菜蟲、除雜草,;母親則為果樹及菜圃灑澆前一晚收集的有機肥---童子尿;而我們幾個年紀較小在一旁名為給菜圃澆水,實際上是相互潑水玩水仗遊戲。玩累了,幫老媽拔幾根蔥、摘幾葉小白菜、茼蒿、空心菜、還是絲瓜、瓠瓜,隨著季節的不同,採摘不同的葉菜當晚餐。以現在的眼光來看,當時的這種生活情景,應該是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,然而由於家裡食指浩繁,這些只算是加減貼補而已,就像麻雀一樣,雖然五臟俱全,卻都是小小一丁點兒。主要的魚啦、肉啦等,還是要靠公司每週兩趟的交通車,載著社區裡的婆婆媽媽到鎮上採買。這時是學齡前小孩最高興的事,因為可以隨著媽媽上街去,不僅有得玩還有得吃,同車的阿姨、大嬸總是會塞一些糖果餅乾給你,說不定在碰上老媽心情愉快,手頭寬裕時,還可A個小小玩具。而大人們則相互交換八卦新聞、炊煮心得、或相邀互提供材料合作各式麵包、糕餅…..等等。在那個社區裡,大家好像一家人,彼此互通有無,借鹽巴、借碗白飯、或到園子裡拔些青菜;大人有事時,小孩相互託顧,甚至可以寄養,我就曾經在一位鄰居家寄住了三、四天。記得大姊娶媳宴客那天,一位壯碩的男子很熱情的上前來抱著老媽:「伯母,我是吃過你的奶的某某,記得嗎?」已是爺爺級的大姊小學同學在大眾廣庭當著眾人的面,對著母親又親又抱,那種流露的真情,著時叫人感動。

 

五十年代,電視還不普遍,平常的娛樂,除了聽廣播外,一、二個月公司就會在學校的操場播放電影。每到了看電影的日子,是小孩子最快樂的時候。當天傍晚天還沒黑,小孩們就早早拿著長板凳衝到操場盤據最佳的視野位置。只見工作人員架起一片白幕布,用竹竿撐起左右兩個音箱,然後在一張長桌上架著一台放映機,旁邊散放著一些像大盤子一樣的黑膠捲,就這樣當夜幕低垂,繁星點點時,會先播放一些工商廣告影片,而當「三民主義.....」的歌聲劃破夜空,頓時喧嘩的操場突然寂靜下來,各個立正站好,嘴裡跟著哼唱起來。當時播放的影片有黑白、也有部分是彩色的,但大部分是國語片,偶而也會放一些台語片或洋片。不過也許影片較老舊,螢幕上常常會出現些毛毛雨,以現在的角度來看,實在很簡陋,很陽春。只不過在沒什麼娛樂的時代,看電影就成了社區裡的大事,而且那一天學校老師也知道有電影演出,所以沒出作業不必寫功課;孩子嘛,一定不耐煩乖乖静坐上一兩個小時,所以一定有汽水喝、有糖果餅乾吃;大人小孩都窩在學校操場,所以小孩子可以晚睡,可以「瘋」一個晚上,比賽誰抓的螢火蟲多,誰捉的金龜子最大....等等,然後帶著疲累的身軀,歡喜的心情進入夢鄉。現在回想起來,雖然有些憨拙,卻也很令人懷念。

 

今天再度回到新伯公,馬路好像都變窄變短了,學校被高高的水泥牆圍住,操場也縮小了,不過校舍變漂亮了,樹木又高又密,花圃繁花競艷,比起當年,真不可同日而語。其實老姊說:馬路沒有變窄、操場沒有變小,只是大人的眼界擴大了。當年住的房子,菜園果圃都被剷除,改建為公司辦公室。好可惜喔!小時後玩捉迷藏的最好地方--防空洞也被侇平,家家戶戶的竹籬笆,爬牆虎、九重葛 都被水泥牆取代,放眼望去,還真是一座名符其實的水泥叢林。唯一感到親切的,只剩那有點青苔、有點老態,社區的代表指標---自來水公司的水塔,依然聳立在老地方,只是那一柱從天而降氣勢谤薄的小瀑布已不復見了。

 

雖然一償懸宕心中已久的心願,內心卻有些些的悵然。畢竟自發電廠完工開始運轉後,社區裡的台電員工隨著各地新工程的開工,就陸陸續續的遷出,散居他方,也已經過三四十年了。人事早已全非,小時後的景致,只好憑著記憶去拼湊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nou1994 的頭像
nou1994

空大校友 Talking 館

nou199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